陈阿蕴

我想生活得强烈一些。

@坎苏瓦特村
入户访谈时,同学说他有好几次想哭。
我们也总开玩笑说中国最偏远的牧区都来了,以后还有什么不能忍受的呢。
坎村缺水,水总是沉淀后的浑水,有时一整天都没办法洗手。
吃的还可以,顿顿有羊肉,时间久了感觉自己和羊的味道也差不多。
小孩子比大人热情,汉语也好,和我们玩的也好。
还有两位小姑娘送我们传统帽子和纱巾,临走时拥抱。
问她们以后想去哪儿,说北京和上海。
有时去了基层和人们接触,感觉学术这个东西是最不能解决实际问题的,没用极了。

   
© 陈阿蕴 | Powered by LOFTER
评论(2)
热度(12)
  1. 西恩川陈阿蕴 转载了此图片
    學術⋯沒用極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