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阿蕴

我想生活得强烈一些。

@beijing 那里的天也蓝过。

看日志才想起十八岁生日是一个人在外地过的。

晚上在一个青旅,房间里还有两个外国女孩,忘记索要一句祝福。

二十岁的生日也还早。但我甚至能把到时候可能发生的细节描述出来。

没有发生的却像已经发生的。

是的。未来存在于过去。

所以我不敢对现在有半分懈怠。

   
© 陈阿蕴 | Powered by LOFTER
评论(4)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