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阿蕴

我想生活得强烈一些。

@圆明园

上周在北京那几天,朋友们一直羡慕地说新疆空气肯定很好吧。

我总会重复:其他地方不清楚,但石河子最近雾霾在全国榜首。

接下来就会听到特别惊讶的声音,一次又一次。

幸运的是,我在的时候北京的天气都还不错。

当时借住在清华校园,傍晚的时候去圆明园散步,和朋友目睹了一场夕阳,晚风吹起来,真是又冷又满足。

回新疆的时候我是及其不情愿的,因为北京离民权只有七八百公里,却不能折返回家。

而且航班在深夜落地,能不能赶上乌市去石城的末班机场大巴都是问题。

最后和别人拼了辆出租车,破旧的只剩下突突的发动机在响。

大西北的夜雾特别重,一阵阵袭来就快看不清路面。

司机师傅就像是个亡命之徒,他甚至还注意到我在害怕,问真的这么怕吗?

我说对啊师傅,您能悠着呢吗?

凌晨两点回到宿舍后,我就做了个决定。

到寒假不再去江南见朋友,就这样直接回家吧。

那会儿坐在车上飞驰的时候,看到旁边几乎要撞上巨大的货车,我想的是

天呢,爸妈见我的最后一面还在初春。

   
© 陈阿蕴 | Powered by LOFTER
评论(4)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