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阿蕴

我想生活得强烈一些。

我开始焦虑。

前两天跟爸爸吵架像个病人。家人在聊天,我插不上话,就跑自己房间打开窗户灌冷风。一会开始哭。再一会妈妈喊我过去,我哭着喊,说不上话你们就我干嘛。声音听上去像个悲剧女主角。那个中年男人脾气很好,好几年都不见他发火。没说什么难听的话,摔碎了一个杯子。有一条是不让我每天睡到下午。还说我表达方式有问题。冷静下来十分钟又把我叫过去,仔仔细细说我的问题。

 二十年来生存空间越来越小。小时候在老家院子大概有二三亩地,小一千平。之后搬家一百多。我相信以后混的再好自己不会有大房子。每在公交站转车,看着车轰隆隆过去,我就难受。就好像它们没经我同意就从我头上碾过去。不过郑州有条街叫西里路,我觉得名字好听。那里有长得很高的法国梧桐。

 回到小城之后我不愿跟人说话。至少不会主动。互相了解没有新话题,我自己表达的问题还没有解决不敢轻易开口。但乐意去超市买菜。站在老奶奶后面很耐心的排队,拿手机不停拍照删除,再走小路回家。

 考完试之后一直表现的很自信。我确实是个自信的人。离成绩公布日期越来越近我就开始恐惧了。过不了怎么办。凌晨两点睡觉不到七点起床的生活我不喜欢。刚才焦虑的都快哭了。然后打开电脑查了下香港的攻略,跟自己说初试过了我就去办通行证。

 没什么值得开心的事。唯一一件是做饭的时候在干净的厨房里听音乐扭动。那会儿真的感到痛快一点。

20150204 2:30

   
© 陈阿蕴 | Powered by LOFTER
评论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