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阿蕴

我想生活得强烈一些。

她明白了集中营绝无特别之处,没有什么值得让人惊讶的,而是某种命定的、根本性的东西,来到世上,就是来到它的中间,不拼尽全力,就不可能从中逃出去。
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是大学看了很多遍的书。
关于读书的观点 确实很多是在大学形成的。
其中还有一条是 尽可能读已经死去人的书。
一个朋友还说,一本书我总是看很长时间。
你知道那种花整整一天看完的书确实让人很有感触 你甚至哭了。
可是时间太短 哭过就算了。
如果你拿两个星期来读它,
两个星期的情绪在周遭 你就会觉得那是你生命的部分。你会获得更多。

   
© 陈阿蕴 | Powered by LOFTER
评论(8)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