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阿蕴

我想生活得强烈一些。

昨天在记事薄上随手写句 是不是该换手机了。
今天早上起来它就从床上摔下来 黑屏 开不了机。
我想它一定感觉到我要抛弃它  所以就自己离开了。
呆在身边久的东西就是这样,不是活物,但也得出点默契。
从小到大,橡皮从来都没有超过三个月的。
每次我觉得 呀 快三个月的时候,它就丢了。
应该是它觉得我对它太粗暴,不喜欢我吧。
晚上骑车从自习室出来,看到大大的篮球场只有一个人打篮球。
我就笑 想 其实他比我孤独。
这种 比较的来的浅薄的优越感真可笑。
现在白天没完没了的看专业书 看英语,半夜的时候看自己喜欢的书。
前段时间 把肖全 的我们这一代 断断续续看完。
总是一张照片上,脸占了画面的很大一部分。
直视镜头的 没有畏惧。偏离镜头的,无所顾忌。
肖全再 简单写上几句话,几乎每次都想哭 。
上面还写 一个画家一辈子唯一的个展就是他去世那一天。
感觉 白天和黑夜 就跟冰和火一样被区别开来。
自己骨子里 不断被折腾 被炼化 想要生出一股伟大的力量。

 

   
© 陈阿蕴 | Powered by LOFTER
评论(4)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