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阿蕴

我想生活得强烈一些。

@Summer has gone.

七月份一直在移动,从石河子到大理,昆明到民权,民权到喀什,喀什再到北疆牧区,加一起可能得有上万公里了。

七月底凌晨四点的喀什噶尔老城,那个帅气的维吾尔族小哥就坐在我旁边弹吉他,我们时不时碰杯吃肉,除了唱歌什么废话一步说。下着雨,警车不停的巡逻,警亭的信号灯远着看就像霓虹,让人充满安全感。最后回宾馆还穿着裙子在喀什大街上翻栏杆,疯子一样的老师和学生。

以此为纪。


   
© 陈阿蕴 | Powered by LOFTER
评论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