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阿蕴

我想生活得强烈一些。

@坎苏瓦特村

那天傍晚跟哈拉哈提和阿娜尔拥抱告别后,转身把帽子压低我就哭了。

没走几步却又被一个哈萨克族大爷叫住,人就坐在村口的石头上。

他用不流利的汉语跟我们倾诉,说死了一个儿子,女儿嫁人了,还有一个儿子在外地,说自己饭身体不好都要做不动了。

不忍离开,朋友就一根根的给他让烟,让他说话,可有些话即使认真听我们也听不懂。一会儿他又说毛主席打江山,唱“学习雷锋好榜样”。

天色实在太晚了,六公里的山路并不好走,告别了几次后大爷勉强明白了我们的意思。

走了很远还看到他在后面招手,我们就招着手离开。

半路上还看到田地里正在打草的机器,一捆捆就是牲畜冬天的粮食。

途中达吾肯大叔的车经过,但车里已经有人坐不开就拒绝了他的好意。

没想到一会儿又返回来拉我们,心里充满感激。

车在余晖下开的飞快,我在想,即使记得山羊脑袋抵着我手的感觉,可有些人可能再也没有下一面可见。

   
© 陈阿蕴 | Powered by LOFTER
评论
热度(8)